头顶是蓝蓝的天空,脚下是绿绿的草坪、迎面是出生的朝阳,不那么浓烈,还可以仰望、红红的光,瓦蓝的天让我着迷了,坐在碧绿上,静静地观望巨大的体育馆被皎洁笼罩,渡着金边的所有散发着神圣的光芒,但因着正面接触朝阳的覆盖,我,是坐在冰冷的风里,刺骨,严寒。当然,身体下面的草坪也是凉的,发着黑夜赠给它的寒光。我注视着巨大的建筑,从开始被照耀。展翅飞翔的鸟,你怎么会这么漂亮,我不想了远离,尽管衣服兼着肌肉已经打颤的彻骨,你好优雅,维持这份优雅好不好,我陪着你,永生永世,不会逃离,你放心,我不是戈多,我是等待戈多的人,终生地的把你盼望,留下来吧!我发誓,像罗密欧对朱丽叶说的,用你优美的自身对你起誓。

    于是乎,我不动了,坐在那里,履行着发过誓的诺言。太阳在升高,照耀在我身上,应该是温暖的,怎么?感觉到了痛,甚至站不起来,质问违背誓言的你。

    是啊,我没有勇气,我知晓,如果你违背了承诺,我会埋葬在这份失望里;你不背叛,我也会葬在这里,却是为了观望。

    世间进进出出有多少承诺,优弥似球手,放弃所有让璟接住了人生不定向纷飞的球。我们都不是优弥也不是璟,漫天的承诺迷失了双眼,什么人向我们许下了诺言,却在誓言回响的间隙,便忘了那一分钟那一秒钟的记忆。就像这朝阳 ,那么轻言放弃。

    原来承诺不是为了一辈子的坚守,而是为了暂时的快乐与欢愉。那么,谢谢你,我不要了这份快乐。

    追赶时代的诺言,你在奔跑,而我在漫步。

    漫步风景,等待或已经等到对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