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几日我在中华文化体验基地参加了华夏成人礼并有幸饰演了笄者的父亲,体验了笄礼的整个流程。感触颇多,遂写下来以便回忆。

    汉族成人礼自西周开始出现,迈过厚重的历史传承至今。男子成人礼称为“冠礼”,女子称为“笄礼”,可见二者一大区别在于戴帽子还是戴发簪。此外,男子十八岁参加“冠礼”,而女子是十五岁行“笄礼”。

    无论“冠礼”还是“笄礼”,基本礼仪流程是一样的,换三服、行三拜、字冠(笄)者。这样经过仪式的洗礼,便意味着一个人真正长大成人。

    在整个表演过程中,我扮演了笄父这么一个角色,但如果未来真要让我把刚满15的女儿送去参加成人礼,我还是不能接受的,当然我女儿应该也不同意。对现代社会来说,15岁确实太小了,还处于青春期,什么都不懂,就好比娇嫩的花骨朵,怎么能撒上催熟剂强迫她开放呢?古代社会对女权的压迫由此可窥一斑。

    有人会说,15岁只是古人的制度,我们可以改年龄啊。没错,男子就是18岁行成人礼,合乎法定界限。但18岁的男孩子参加过成人礼就真算是成人了吗,恐怕很多情况下并非如此。《论语·宪问》:“子路问成人,子曰:‘若臧武仲之知, 公绰之不欲, 卞庄子之勇, 冉求之艺,文之以礼乐,亦可以为成人矣。’”可见孔子认可的成人要集知识、无私、勇敢、技艺、礼乐于一身。而现代社会,我们所认可的成人不仅要具有生理上的成熟,还应该在心理上走向成熟。但由于教育体制与社会环境的关系,多数青少年的心理成熟年龄与生理年龄并不一致,不同的青少年心理成熟年龄也大为不同。成人礼作为一种仪式,也只能起到一种仪式的作用,我们不能盲目地以此作为孩子走向成熟的标志,更不应该把孩子能否成人寄托在它身上。就像扬州中学副校长赵浩岭所说,“成人不是仪式就能解决的问题,在平时的教育中,长大的话题、老师的言传身教都是不可或缺的。”所以,家长、老师应该多关注孩子的心理成长,不能总让孩子埋头于学习中。正所谓教书容易育人难,整个社会在这方面应要多重视,多下功夫。

    如果把育人当作种果树,从栽下树苗起,浇水、施肥、治病、防虫、修枝一样也不能少,只有付出了汗水才能收获硕大甜美的果实,但如果偷了懒,想通过催熟剂强迫果树成长,恐怕那表面成熟的外表下还包含着一颗青涩的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