侯丙凯,山东大学生命科学学院教授,致力于植物糖基化的研究,在植物分子糖基化与植物抗逆和能源生物质的改良等方面取得了较大的成果。记者慕名前往拜访,侯丙凯教授微笑着接待,其平易近人的态度令记者初次见面便感觉到这位老师的温暖。 
                                   从无到有的拼搏
    侯丙凯在植物分子糖基化方面的研究取得了一系列重大的成果。然而,这并不是一条顺利的道路,这条路包含着一位学者无数的心酸与奋斗。
    2003年,作为山东大学生命科学学院的副教授,为了获得先进的知识,在科研方面更有建树,他毅然暂停了自己的教书工作,前往英国。在英国做博士后的几年里,侯丙凯跟随自己的老板做植物分子糖基化的课题,一直勤勤恳恳,努力拼搏。
    “出国是很有价值的事情,能让你拥有国际化的视野,站在更高的平台上看得更远。”侯丙凯在英国参加了一些国际化的会议和报告,了解到更多的科技前沿,也能使用更先进的实验仪器。然而,在那个繁华的都市里,他却没有找到一点点的归属感。
    “那不是自己的国家,我也只是一个过客。”他回忆起自己曾经的经历。一次去学校,一个学生以为他是日本人,用日语跟他打招呼,侯丙凯用坚定的语气回答了一句:“I’m  Chinese! ”此刻,他深深明白了外国人对中国人的歧视,或许在那些人眼里,中国这样一个落后的国家就不应该有人能到这儿来留学。
    于是,他再次回到了山大,靠自己一个人的力量开始建立实验室。然而,实验室建立的困难却丝毫不亚于独立创业。2008年左右,他的独立实验室里只有三件仪器。设备不全,实验难做,巨大的压力让侯丙凯年底时得了一场大病。“如此简陋的实验室该怎么起家?怎么带研究生?实验室又该如何生存?”回忆到此,侯丙凯显得有些激动,往事仿佛就在眼前,“但放弃是不可能的,只能咬着牙坚持去申请项目。面对来自全国的竞争,只有努力让自己的研究做到最好,才能拿到国家项目的支持。”
    从那之后,侯丙凯潜心研究植物的糖基化,一次次地拿到国家自然科学基金以及其他资金的资助。一年年的努力终于得到了回报。如今,侯丙凯的实验室里设备齐全,而围绕着植物糖基化的研究也进展连连。
                                  
孜孜不倦的甜蜜
    侯丙凯坦言说,科研是极其枯燥的历程。
    做生物的要踏实,经常在实验室里一呆就是很久。为了解释一个疑问,可能就要观察各种细胞或者植物很长时间。然而,这是科研所避免不了的。想要保持对工作的热情,就必须要抱有对生物的兴趣与对知识的渴望。经常与糖打交道,他笑着称植物的糖基化是一项甜蜜的事业。以此为中心,既可向植物的细胞壁与抗逆方向拓展,也能与纤维素的降解产生生物质能源乙醇有关,其前景值得期待。每当发现新的成果,或者发表有影响力的论文,侯丙凯都会兴奋不已,这种成功的乐趣也是他坚持下来的原因之一。
    但科研免不了失败,甚至在长期的科研中,失败成了家常便饭,成功才是偶然。
    “有时候想着是这么回事,结果却发现与之无关,那就调整方向,重新实验。”侯丙凯最近发现有一株植物生长不太正常,觉得可能与生长素有关,但做了很久却无法解决。他的一名学生拿植物做了切片,在显微镜下仔细观察,发现木质素变化明显,不该木质化的地方木质化了,细胞壁也出现变厚的现象。沿着这条路调查,结果显示与植物的糖基化有关,竟恰好与自己的研究方向重合!因此,失败并不可怕,可怕的是失去对科研的信心。实在做不下来时,换个思路或许就是柳暗花明。
    “我不会打牌,也不会麻将,但我喜欢旅游。”侯丙凯说,每当自己毫无头绪,找不到思路的时候,热爱自然山水的他会到处走走,偶尔会到附近的山区逛逛。平时也会看看新闻或者杂志放松自己的头脑,这样就能一直以最积极的姿态去迎接科研的挑战。
    植物糖基化的研究是多个学科的综合,涉及到分子遗传学,分子化学,细胞学以及生物化学等,甚至经常会用到数理统计方法。除了需要自己博才多识,团队间的合作也显得尤为重要。“我们学院有十个左右的实验室,老师之间很和谐,气氛非常温馨。有事一起讨论,材料一起共享,技术相互借鉴,大家共同进步,这是一个甜蜜的大家庭。”
                                  含辛茹苦的教学
    除了科研,侯丙凯还是一位大三基地班遗传学的老师,带着自己的学生。
    侯丙凯注重的是启发式教育。课堂上,有时他会把知识设个问号,问学生为什么会这样,当作一个家庭作业,引导他们去往深处思考。学生思考后会与他讨论,正确的加以鼓励,但难免会有一些错误。这时候,侯丙凯会慢慢指导他们到底该如何思考,一步步地将他们引到正确的思路上。“正确固然可喜,错误也并无大碍,至少在这个过程中,他们都自己思考了问题,有了独立动脑的能力。”
    实验的设计也是侯丙凯所看中的。生物是一门以实验为基础的学科,因此他希望学生能掌握基础的技术和实验手段,在实验中不至于出差错。“我建议大家多听听别人的报告,其中都有这样的逻辑,即第一步发现了什么现象,思考为什么会这样,然后再开始设计实验去证明它。这就是分析和解决问题的能力。”侯丙凯认为,仅仅学会按照书本做实验只是一个技术工,只有学会设计实验,有自己的逻辑思维,才是做学问的。
    在知识上尽力指导,在生活中也尽量帮忙。侯丙凯笑着说:“我和学生的关系都很好,把他们当作自己的孩子,和他们在一起我感觉自己都年轻了许多。我也乐于为毕业生写推荐信,哪个老师不希望自己的学生飞得更高,走得更远呢。”学习上有问题他会尽量帮忙,生活中有困难他也会慷慨相助。作为他的学生,也理解老师的期盼,明白老师的性格,还送给他一幅“宁静致远”的锦旗以示感激。
    作为老师,他尽职地教学,对每个学生寄予了厚望。可当被问到期待学生有怎样的成就时,他却回答道:“只希望他们能够踏踏实实做人,认认真真做事吧”。在侯丙凯眼里,科研上的成就固然值得骄傲,但却比不上一颗踏实、诚信的心。相信侯丙凯的学生也一定能铭记恩师的教诲,走在正确的道路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