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愿做一颗螺丝钉,拧在最需要的地方做革命的螺丝钉。

     知识渊博、敬业乐业,这就是张伟老师给人的印象。这位兢兢业业、不计得失的伟大学者以他的经历让我们明白了信仰的伟大含义。

    在一节平凡的植物学下课后,我们随着张伟老师向着办公室走去,但在路上我们却一直没有机会和老师说上话,因为张老师早被下课后来提问的同学们包围了。
    张伟老师性情随和,平易近人,很喜欢和同学们打交道,所以每节下课,总会有许多热爱植物学的同学尾随在老师身后,想了解更课堂之外的更多知识,张伟老师也不会急着要离开,总是很耐心地将一个个问题讲解完。久而久之,老师的“追随者”也不断增多着。一路上,张老师边走边和同学们随意聊着周围所见的植物。“虽然很多植物已经叫不上名了,但是学校里百分之九十的植物还是可以和你们介绍介绍的,”老师幽默地自我调侃道,“忘了也挺正常的,都过了二十年了,大学同学还有好多记不得的呢。”不知不觉中,我们便到了生南对面的一座平凡二层小楼和几方小小的试验田前,这个看似不能更普通的地方就是老师的工作室了。
    张伟老师虽然还很年轻,却已是博士生导师,山东大学“齐鲁学者”特聘教授,山东植物生理学会理事。他致力于植物逆境胁迫响应相关的跨膜离子转运及信号转导方向的研究,其近年研究成果分别发表于PNAS,Plant Cell,The Plant Journal,Plant Physiology等著名学术杂志。虽然已经颇有成就,但是他从没有在学生们面前提过这些,反而经常和学生强调:“有许多的问题,我只能回答你们不知道。不要太盲目地相信权威和教科书,那只是目前为止为人广泛接受的一种观点罢了,许多的事其实还没有确切的答案。”他非常鼓励学生培养起自己的兴趣,能有独立的思考和见解,“课本上的基本知识的确要熟练掌握,但绝不能死记硬背。”
    说起为什么当初选择了植物学为专业,张伟老师不禁滔滔不绝地对我们讲述起了植物学的重要性:“植物很常见,然而越是常见的东西重要性就越容易被忽视。就比如说潜在的粮食危机吧,虽然目前这个问题还不会显现,但是我国的人口在不断地增多,耕地却逐渐被工厂城市取而代之,原本维持农业的重要劳动力向城市转移,而粮食的价格却没有调高。”老师将我们平时不曾仔细思考的现象娓娓道来,“现在我国从国外引进的粮食不断增加,大部分的大豆全部是从美国购买的,你们仔细想想,还会觉得不存在危机了吗?”老师短短的几句话就洞察出了我们不曾想过的问题。“植物学的重要性,正是在于要解决这些问题,保障人类发展最基本的根基。再比如说水资源问题。现在可利用的淡水资源已经很少,需求却在不断增多。光是农业就需要用到大量的淡水资源,然而大部分的淡水都在灌溉和植物蒸腾的时候浪费了。如果我们能将沙漠中植物的抗旱基因转移到农作物上,减少其对淡水的需求,就可以节约大量的水资源。当然,这些想法的实施绝不会像听起来那样的轻松。植物的许多基因都会有互相的牵连,研究工作是十分漫长而复杂的,但是即便如此,科学家们也依旧要不断地进行尝试。”
    张伟老师对植物学的精通和见解,并不是一蹴而就,而是在大学时就有所铺垫的。“我当年读的大学在农村,应该是中国唯一一所建在农村的大学了吧”,老师笑着回忆道,“虽然偏僻,但是周围植物的多样性,为我观察植物提供了许多便利。我走在路上的时候就喜欢认植物,拿着生物书去对照,有时和几个同学一起,就有争议的植物讨论很久,然后去搜书籍资料,辨认种类,判断谁对谁错。”专业源于平日的积累,成功不能指望机遇。张伟老师研究植物学至今已有二十年,可见做科研绝不能有功利的心态,而需要一点一滴的用心,厚积而薄发。每一次的认真,如果不是为了一定要得到成果,而是发自内心,不由自主地去追寻答案,那么便能洒然不倦,可以学得更深,坚持得更久。
    张伟老师非常注重对同学们兴趣的培养,强调要离开书本去实践。实验课时,他和孟振农老师一起带领学生去千佛山观察植物,他还在大一组建了一支植物兴趣小组,组织爱好植物的同学们利用课余时间,带着分辨植物类型的书,到大自然中去学习。这个兴趣小组尚在起步阶段,以后还有可能带着同学们去实验室参观学习,一步一步地对植物学有正确的认识。随着植物课程内容的不断深入,报名参加兴趣小组的人数也在不断增多。老师要忙碌于科研项目,却依旧在如何培养同学们正确地认识植物学上投入不少精力,不禁让人钦佩。
    这次采访不知不觉就到了尾声,这期间张伟老师还回答了同学们提出的一些学术性问题,每个提问都得到了详细的解答,我们都不禁佩服老师对学生的耐心。环顾四周,这间小小的办公室和外面的两片小田地,虽然空间不大但却显得简洁宽敞,宁静的实验室中只有机器运转的声音,偶尔会看见一两个人忙碌的身影。一次又一次的研究在这样简约静谧的环境中进行着,每天的生活不能平凡更多。
    采访结束,我们离生院南楼渐行渐远,但是那种清静却又忙碌,平凡不失精彩的场景不断浮现于脑海。对科学的探索,需要一代又一代人的努力,几十年的默默付出为的只是那昙花一现。也许我国的科研水平在与国际接轨的路上还有很长的路要走,但我们必将一代一代地坚持下去,从发自内心地热爱科学开始,在这条道路上做出自己的贡献。